花地嘉宾点评

来源:金羊网 作者:李焕坤、甘韵仪、甘韵仪、李焕坤、孙磊、孙磊、谢畅 发表时间:2019-04-15 09:01

黄天骥(中国古代戏曲学会会长、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):

我一直有关注羊城晚报的文章,“花地”一直是个很出名的品牌,我自己也在上面发表过文章,可以说渊源很深。虽然现在处于网络时代,纸媒式微,但“花地”一直坚持,很不容易,也让我感动。

“花地”不仅是广州的品牌,也栽种岭南的文化鲜花,这是因为广州作为岭南首府,其文化占据重要席位。“花地”文章接地气,高头讲章少,反映市民生活的多,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,是这个品牌年年月月积累下来的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)

刘斯奋(作家、评论家,茅盾文学奖获得者):

花地文学榜为羊城晚报坚持多年的盛典,在现在网络文学大行其道的情况下,民众的阅读习惯都在变化,能够坚持高雅严肃文学,坚持树立标杆,表现了羊城晚报的情怀。

大部分网络文学,不可避免地通俗化,甚至低俗化、庸俗化,泛滥传播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大众文化来说,只有下里巴人是不够的,一定要有阳春白雪,要有思想高度、艺术高度,以及文化风范与情怀。这确实不容易做到,要付出很多心力,但这是很重要且很有必要的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)

徐敬亚(诗人、评论家,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):

这一届花地文学榜,在诗歌格外纷杂的枝叶中举荐出了一朵凝重之花。朵渔的《危险的中年》,是他四卷本诗集中一部,横跨了20年的诗歌写作。朵渔是一位沉重的诗人。他的诗,像一粒苦涩的结石,充满了忧郁、疼痛和孤独。这种深深的沉郁,不仅来自外部时空,更源于诗人内心一种原发性的、永不安宁的灵魂拷问。他内心的苦涩与不安,正是这个迅猛年代深藏的颤抖与惊悸。

花地榜选择了朵渔,令人敬重。这些年,中国的诗歌过于轻佻、柔软与匍匐。这或许不是诗的惯性,一种平面化、碎片化、空心化的生活正在全球弥漫。生活不可阻挡,但是每个人可以在心中对它进行自我矫正。朵渔用诗告诉我们,幸运的是,不管世界怎样灰暗与迷离,在语言的天空中永远可以有繁星闪烁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)

蒋述卓(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、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):

2019花地文学榜获奖作品都极具代表性。比如莫言作为年度作家,《等待摩西》是他2018年度最受关注的短篇小说,他还有很多作品在各方面具有影响力;陈晓明获文学评论奖也实至名归,他一直活跃在文学评论前端;年度散文作家潘向黎读古诗能读出这个水平,说明她有一定的文化功力、审美能力。其他如年度长篇小说作家冯骥才、年度诗歌作家朵渔、年度新锐文学作家徐则臣也在自己的方向具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)

林岗(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、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):

希望有更多广东本土走出去的人和广东本地人出现在领奖台上,看着花地文学榜举办了这么多年,最大的感受就是气氛越来越热烈,今年现场小朋友也多了,有一种后继有人的感觉。文学最重要的是要有孩子延续。现代社会,经济、科技成为主流,文学实际上慢慢变成一个小角色,虽然发光了,但是光芒比较微弱,今天看见这么多孩子,我很开心,希望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、在生活中有精神困扰时会想到文学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孙磊)

张柠(作家、评论家,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):

花地文学榜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坚守文学阵地的好地方,在平面媒体发展遇到瓶颈的时代,还能坚持做文学,了不起!同时花地文学榜基本上把当代中国文学创作的基本状况、名家名作和新人新作都反映出来了。在新人新作里面,徐则臣是实力派,基本已经成熟,班宇是后起之秀,刚出道就取得这样的成就,很看好他,对他有很大的期待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孙磊)

张欣(中国作家协会全委、广州巿作协主席):

现代社会,是一个商业利益被看重的时代,文学渐渐被边缘化。而羊城晚报依然在办这样的活动,一直在坚持着,甚至越办越好,让文学留在其应有的位置上,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也给了文学的未来发展更多的希望。这样有号召力的盛典,应该利用其自身的宣传能力,更关心年轻作者,多给年轻人以及新型的创作者、缺乏宣传的蒙尘明珠更多的机会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谢畅)

编辑:彭佶群
数字报
花地嘉宾点评
金羊网  作者:李焕坤、甘韵仪、甘韵仪、李焕坤、孙磊、孙磊、谢畅  2019-04-15

黄天骥(中国古代戏曲学会会长、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):

我一直有关注羊城晚报的文章,“花地”一直是个很出名的品牌,我自己也在上面发表过文章,可以说渊源很深。虽然现在处于网络时代,纸媒式微,但“花地”一直坚持,很不容易,也让我感动。

“花地”不仅是广州的品牌,也栽种岭南的文化鲜花,这是因为广州作为岭南首府,其文化占据重要席位。“花地”文章接地气,高头讲章少,反映市民生活的多,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,是这个品牌年年月月积累下来的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)

刘斯奋(作家、评论家,茅盾文学奖获得者):

花地文学榜为羊城晚报坚持多年的盛典,在现在网络文学大行其道的情况下,民众的阅读习惯都在变化,能够坚持高雅严肃文学,坚持树立标杆,表现了羊城晚报的情怀。

大部分网络文学,不可避免地通俗化,甚至低俗化、庸俗化,泛滥传播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大众文化来说,只有下里巴人是不够的,一定要有阳春白雪,要有思想高度、艺术高度,以及文化风范与情怀。这确实不容易做到,要付出很多心力,但这是很重要且很有必要的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)

徐敬亚(诗人、评论家,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):

这一届花地文学榜,在诗歌格外纷杂的枝叶中举荐出了一朵凝重之花。朵渔的《危险的中年》,是他四卷本诗集中一部,横跨了20年的诗歌写作。朵渔是一位沉重的诗人。他的诗,像一粒苦涩的结石,充满了忧郁、疼痛和孤独。这种深深的沉郁,不仅来自外部时空,更源于诗人内心一种原发性的、永不安宁的灵魂拷问。他内心的苦涩与不安,正是这个迅猛年代深藏的颤抖与惊悸。

花地榜选择了朵渔,令人敬重。这些年,中国的诗歌过于轻佻、柔软与匍匐。这或许不是诗的惯性,一种平面化、碎片化、空心化的生活正在全球弥漫。生活不可阻挡,但是每个人可以在心中对它进行自我矫正。朵渔用诗告诉我们,幸运的是,不管世界怎样灰暗与迷离,在语言的天空中永远可以有繁星闪烁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)

蒋述卓(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、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):

2019花地文学榜获奖作品都极具代表性。比如莫言作为年度作家,《等待摩西》是他2018年度最受关注的短篇小说,他还有很多作品在各方面具有影响力;陈晓明获文学评论奖也实至名归,他一直活跃在文学评论前端;年度散文作家潘向黎读古诗能读出这个水平,说明她有一定的文化功力、审美能力。其他如年度长篇小说作家冯骥才、年度诗歌作家朵渔、年度新锐文学作家徐则臣也在自己的方向具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)

林岗(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、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):

希望有更多广东本土走出去的人和广东本地人出现在领奖台上,看着花地文学榜举办了这么多年,最大的感受就是气氛越来越热烈,今年现场小朋友也多了,有一种后继有人的感觉。文学最重要的是要有孩子延续。现代社会,经济、科技成为主流,文学实际上慢慢变成一个小角色,虽然发光了,但是光芒比较微弱,今天看见这么多孩子,我很开心,希望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、在生活中有精神困扰时会想到文学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孙磊)

张柠(作家、评论家,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):

花地文学榜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坚守文学阵地的好地方,在平面媒体发展遇到瓶颈的时代,还能坚持做文学,了不起!同时花地文学榜基本上把当代中国文学创作的基本状况、名家名作和新人新作都反映出来了。在新人新作里面,徐则臣是实力派,基本已经成熟,班宇是后起之秀,刚出道就取得这样的成就,很看好他,对他有很大的期待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孙磊)

张欣(中国作家协会全委、广州巿作协主席):

现代社会,是一个商业利益被看重的时代,文学渐渐被边缘化。而羊城晚报依然在办这样的活动,一直在坚持着,甚至越办越好,让文学留在其应有的位置上,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也给了文学的未来发展更多的希望。这样有号召力的盛典,应该利用其自身的宣传能力,更关心年轻作者,多给年轻人以及新型的创作者、缺乏宣传的蒙尘明珠更多的机会。

(整理/金羊网记者 谢畅)

编辑:彭佶群
新濠天地网上娱乐送彩金排行榜

送彩金的平台